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地方名吃

清朝商人挖地,刨出百年前一位道士,无论如何询问

2020-03-24

来源:

人气:1

袁枚的《子不语》中记载了许多奇闻异事,有的甚至是鬼怪神魔,但整篇行文流畅,后人鉴定后都觉得他所记载的是真的,不然虚假的东西怎能编得那么像呢?比如在《子不语》就有一段非常诡异的记载,至今也没人能说清楚真假 叶商便问老道士:“你是哪个朝代的人?”不料道士只是摇头不回答,叶商怀疑道士在地下应该有好几百年了,或许已经饿得不会说话了,于是便叫人炖了一锅参汤,拿来喂给他喝,这道士倒也不客气,真的喝起来了,不料喝过参汤之后,道士依旧不说话,真是奇了怪啦 叶虽是富豪,但却喜欢做善事,拿来食物让道士吃,可是不管众人跟他说什么话,他都不不回答,只是笑而不语,看起来像一位修仙成道的高人,最终叶商认为这道士是在修炼,或许没修炼到家,便打算把道士继续扣紧缸子,埋入土中让他继续修行 叶商家里有个奴仆叫喜儿,他想拿一部分道人的指甲,然后想别人炫耀一番,便偷偷的拿来剪刀剪下了道人一块长指甲,不料竟然不小心把道人的皮肤划破一道口子,一道小口子本该没什么伤害,但道人的血却喷涌而出,跟着流下两行清泪,随即倒下死掉了,然后马上华为一堆枯骨 陈,字太初,号碧虚子 南城今属江西人 生于仁宗天圣三年年 卒,二兄继夭,乃有方外志 历二年年,拜高邮天庆观道士韩知止为师,次年试经,度为道士 别其师,游天台山,遇陈抟弟子张无梦,颇得《老》、《庄》微旨 宁元年年,被推荐到汴京,居醴泉观,为众人讲解《道德》、《南华》二经,遂闻名于世,公卿世大夫无不欲争识之 神宗其名,诏设普天大醮,命撰青词以进 后又对天章阁,赐号“真靖大师” 在辈流,宜为奖论” 任命为右街都监同签书教门公事 后迁至右街副道录 六年年,归隐庐山 宗绍圣元年年卒,世寿 陈著述颇多,其中尤以《道德真经藏室纂微篇》影响最大 此书对于人性之同异的辨析,更是在中国思想史上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 《老子》注家大多认为天下人之性皆是相同的 王雱说:“天下之众,天道之微,其要同于性 宋徽宗说:“天下一性也 江澂说:“有生不同,同禀一性 陈景元与他们的观点不同 他将性的与性的现实表现作了区分,认为,从性的本源上说,天下之人均是相同的;而从性的现实表现来看,则应分为上中下三等 性的就是道 万物包括人的性都是由道所赋予的 性的本源都是道,但在禀受过程中,则自然产生了差异 陈注解《老子》第章“上士闻道勤而行之,中士闻道若存若亡,下士闻道大笑之”说,之所以有对道的三种不同反应,就是因为他们所禀受的性不同 他说:“夫者,受性清静,恬淡寂漠,虚无无为,纯粹而不杂,静一而不变,闻乎道也,人观其迹,真以为勤行而实无勤行也 所谓天然县解矣 者,受性中庸,世所不用也,则就薮泽,处闲旷,吐故纳新,熊经风骞,养形保神而已,及乎为世用也,则语大功,立大名,礼君臣,正上下,为治而已,此之谓若存若亡也 者,受性浊辱,目欲视色,耳欲听声,口欲察味,志气欲盈,闻其恬淡无为,则大笑而非之,若不为下士所非笑,则不足以为上道也 这就是说,现实中的人性有上中下三等,分别为清静、中庸和浊辱 为什么同一个源泉产生出不同的结果呢?芽陈景元解释说,这是因为在禀受过程中,有气的参与 人道而有性,由气而有形 禀性与赋形是同一个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性必然要受到气的影响 他说:“夫禀气纯粹,天性高明……中下之士,受气昏浊,属性刚强 这就是说,现实人性的差异,是由于他们所禀受的气不同而造成的 人所之气有清、浊、中和三种,现实中的具体人性便相应地有善良、邪恶、善恶相混三种 生来就是纯善的,斗筲之人即使加以教化也不能为善,中人因为“性有善质”,所以可以经教化而为善 认为,纯善的圣人之性和纯恶的斗筲之性,都不能叫做性,只有含有“善质”的中人之性才可以叫做性 他把比喻为米,把性比喻为禾 “善如米,如禾 虽出米,而禾未可谓米也 ,应该称为什么呢?董仲舒没有做出回答 ,他的体系在逻辑上是不严谨的 之性论的另一个缺陷是他没有探讨人性善恶差别的所以然 从的神学目的论思想来看,大概他将其也归结为上天所命定 与只将中人之性名为性不同,东汉王充明确肯定存在着三种人性 他认为“人性,中人以上者也”,“人性恶者,中人以下者也”,“人性善恶混者,中人也” 他从论出发,认为人性所以有上中下之差别,是由于禀受有多有少的缘故 他说:“气有厚薄,故性有善恶也 气厚薄决定性的善恶,如同曲蘖多少决定酒味好坏一样:“酒之厚薄,同一曲蘖;人之善恶,共一元气 有多少,故性有贤愚 唐代韩愈也主张“性三品说”,但他除了将性中包含仁义礼智信“五德”的多少作为判定性之上品、中品、下品的根据外,与董仲舒、王充相比,在理论上并没有什么新的发展 就景元也将人性分为三等来说,他无疑是受到了董仲舒、王充、韩愈等人的影响 他以禀气不同来说明人性有善有恶的原因,也与王充相似 ,王充只是以禀气的多少来说明人性善恶的原因,而陈景元则以禀气的清浊来说明人性善恶的原因 之多少只是数量上的差别 气之清浊则是性质上的不同 用的差别来说明人性的不同,其实是说不过去的 高大的人自然禀气多,身体矮小的人自然禀气少,但能以身材的高矮大小来判断性之善恶吗?显然不能 用气之的不同来说明人性的不同,在理论上是完全讲得通的 陈以气之清浊来说明人性之善恶,是对道教传统观点的继承和发展 就见到的材料来看,早在唐代,道士们就已经根据所禀之气的不同性质来说明人之善恶的原因 吴筠即认为,人的善恶决定于其出生时所禀受的阴阳之气 禀阳灵生者为睿哲,资阴魅育者为顽凶 惠和,阳好生也;顽凶悖戾,阴好杀也 善或否,二气均和而生中人 这就是说,禀受纯阳之气则为睿哲,禀受纯阴之气则为顽凶,禀受阴阳中和之气则为中人 陈与吴筠之观点的最大不同在于吴筠认为“顽凶虽教而不移”,陈景元则认为恶人也可因教而从善 “有不善之心”者,即是所谓的“顽凶” 陈认为,即使是“顽凶”,也可因圣人之感召而“自迁其心为善” 陈提出的人性本源相同而现实表现相异的观点,是对以往各种人性论的总结和超越,在中国人性论发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时期孟子的性善论和荀子的性恶论,其实是各以部分经验事实作为立论依据的 二者赖以立论的经验事实正好相反,这也就明显地揭示了二者的片面性 就性者如其说,必也怨毒忿戾之心人皆无之,然后可以言人之性无不善,而人果皆无之乎?……荀子曰:‘其为善者伪也 就所谓性者如其说,必也恻隐之心人皆无之,然后可以言善者伪也,而人果皆无之乎?芽”这就是说,孟子只看到了人心中善的因素,而事实上恶的因素也是存在的;荀子只看到了人心中恶的因素,而事实上善的因素也是存在的 发于董仲舒的性三品论可以说是克服了孟、荀二者的片面性,而建立在全部经验事实的基础上 人都可归入善、恶、中三类中的一类 ,董仲舒把“斗筲之性”视为纯恶而不可更改的观点,则等于把一部分人排除在儒家教化范围之外 孔子也说过“唯上智与下愚不移”的话,但事实上儒家还是希望秉承博爱胸怀,“有教无类”的 是在魏晋以后,由于佛教和道教分别宣传“一阐提人皆可成佛”、“一切众生,皆含道性”,人皆有善根的思想深入人心 ,儒家长期以来都坚持“天生圣人”的观点,圣人应该是只有善而没有恶的,因此,该说也难已得到普遍的认同 人在总结了历史上的各种人性论后,找到了一条新路子:既承认现实人性的差异,以符合人有善恶的经验事实;又认为人性中皆有善根,以激励人向善 ,程颐对“天命之谓性”与“生之谓性”的区分程颐说:“‘生之谓性’与‘天命之谓性’同乎?芽性字不可一概而论 生之谓性’,止训所禀受也 “气质之性”、“生之谓性”都是就人禀气成形后的现实人性而言的 之性无不善,现实之性则有善有恶 人的性就在于能超越后天气禀的局限,而复归本源之性 ,我们不能忽视道教学者在这方面的贡献,至少陈景元也是功不可没 的儒道两家学者均以性之二分法来解决人性善恶难题,既反映了儒道思想的交融,也反映了时代精神的共性 :参见薛致玄《道德真经藏室纂微开题科文疏》卷一,《道藏》,文物出版社、上海书店、天津古籍出版社年版下同,第—页 张氏《道德真经集注》卷七,《道藏》第册第页 《徽宗御解道德真经》卷二,《道藏》第册第页 陈《道德真经藏室纂微篇》卷六,《道藏》第册第页 陈《道德真经藏室纂微篇》卷九,《道藏》第册第页 《先生玄纲论·天禀章第四》,《道藏》第册第页 陈《道德真经藏室纂微篇》卷七,《道藏》第册第页 《河南遗书》卷二四,《二程集》,中华书局年版,第册第页 单位:北京联合大学民族与宗教研究所叁这个时情虽然很诡异,但却是在《子不语》中详细记载着,其原文如下:乾隆二十七年,杭州叶商造花园开池得二缸,上下覆合 以茶汤,亦不能言 故富豪,喜行善事,蒸人参汤灌之,终不能言,微笑而已 意是炼形之地仙功行未满者,将依旧为之覆藏 两眼泪下,随即倒毙,化枯骨一堆 那位道人到底是何人呢?已经成为历史之谜了,谁也无法解释清楚,他为什么能呆在地下那么久不死呢?这或许需要以后的科学来解释了,不知大家怎么看呢?

TAG:
相关内容